English

全國統一咨詢熱線
400-006-7386
021-50681768


首頁     關于我們     企業業務     個人業務     委托向導     保密協議     經典案例     偵探新聞     聯系我們  
 
企業業務
企業競爭對手調查
商業欺詐調查
訴訟取證與資產追蹤
企業內部人員安全監控
知識產權調查
背景調查業務
違反競業禁止調查
個人業務
婚前背景調查
婚姻挽回協助
婚姻忠誠度調查
分手大師業務
人員行蹤協查
專業尋人找人
疑難雜癥咨詢
應收賬款催討
 
當前位置:首頁 > 商務調查取證 > 員工也會玩套路,簽完競業限制協議還去對手公司上班,賠錢!
 
員工也會玩套路,簽完競業限制協議還去對手公司上班,賠錢!
 
公司在與員工簽訂競業限制協議后,雙方都應該遵守協議約定,如果有一方不履行協議約定的義務,守約方是公司的可以向員工主張違約金和退回已支付的補償金;守約方是員工的,可以向公司主張已守約期間的補償金、解除競業限制協議。具體需要參照雙方簽訂的競業限制協議。今天講的是員工違反競業限制協議被判罰退還補償金和支付違約金的案例。
【案件概括】
案子發生在上海,上海知名的企業算是比較多的,為了爭取高端人才企業也是蠻拼的,不論是通過獵頭也好,通過網上招聘也好,無所不用其極的挖墻角,講得好聽是“求賢若渴”。
企業與企業之間大家都知道,對于企業內部的人員筑起一道道“籬笆”防止高端人才的流失,并制定一些比較苛刻的競業限制協議來約束員工,而對于從企業外部招聘人才也是高招百出。
比如今天這個案子里,企業是通過中間兩個公司的轉手,七拐八彎了挖來了一個人才,然后竟然還偷偷上班。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最終還是被原企業抓住員工違反了競業限制協議。
吳禮于2008年9月12日入職A家化公司處,雙方曾簽訂數份勞動合同,最后一份合同是自2014年12月11日起的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吳禮擔任某部開發資深工程師(高端設計人才)。
2013年1月20日雙方曾簽訂《保密協議》一份,約定:吳禮的保密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技術研發方面、生產方面等等。
2015年5月29日雙方簽訂《競業限制協議》一份,約定:吳禮承諾在其受聘或服務于A家化公司期間以及自其無論因何種原因從A家化公司離職之日起12個月內,不得為A家化公司及A家化公司關聯公司的任何競爭者工作無論是作為雇員、顧問、承包商、合伙人、董事、監事、管理人員還是以其他身份,不得直接或間接地向該競爭者提供服務,不得以任何方式從事與A家化公司及A家化公司關聯公司的業務直接競爭的任何業務或經營活動,競爭者名單包括但不限于B家化公司。
自吳禮離職之日至競業限制期限屆滿之日,A家化公司應按月向吳禮支付相當于吳禮在A家化公司離職當月固定工資標準的50%作為競業限制補償金。
在競業限制期內,如果吳禮有意接受任何雇傭或顧問工作,應至少提前30日書面通知A家化公司,以便A家化公司有機會對擬議的雇傭或顧問工作進行調查,如果吳禮未按照本協議通知A家化公司,吳禮將被視為違反本協議并應按雙方的約定賠償A家化公司。
吳禮違反本協議第一條,應退回A家化公司向吳禮支付的競業限制補償金總額,并向A家化公司支付一次性違約金,金額為吳禮在A家化公司離職當月固定工資標準的12倍。
2018年3月15日雙方又簽訂《競業限制補充協議》一份,其中約定:雙方同意將原協議所約定的“競業限制期限”由12個月調整為3個月,自2018年3月20日至同年6月19日止;原協議約定的吳禮擬接受的任何“雇傭或顧問工作”是指吳禮作為任何雇員、顧問、承包商、合伙人、董事、監事、管理人員或任何其他身份。
2018年3月20日,吳禮辭職,雙方解除勞動關系。同年5月18日A家化公司向上海市某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要求吳禮:1、返還已支付的競業限制補償金;2、支付競業限制補償違約金。并得到了仲裁委裁決的支持。吳禮不服起訴到法院。
【分析判斷】
一、2018年3月至5月期間,A家化公司每月按時支付吳禮競業限制補償金,說明A家化公司一直在遵守著雙方競業限制協議的約定,所以吳禮也應當遵守。但實際上吳禮并沒有遵守,而是用了“曲線救國”的方式,跳槽到了與A家化公司有競爭關系的B家化公司。
吳禮離職后,先與某網絡公司簽訂勞動合同,然后某網絡公司將他通過勞務派遣到了某金融公司,而這個某金融公司與B家化公司辦公室在同一幢辦公樓里,于是吳禮就這樣去了B家化公司上班。這樣的做法一般人想不到啊,從勞動合同、勞務合同以及工資發放上完全沒有痕跡能顯示出吳禮與B家化公司的任何聯系。
但吳禮萬萬沒想到,A家化公司竟然能取得他在B家化公司指紋打卡、洗刷杯子、再進入公司的錄像。A家化公司律師在B家化公司前臺帶領下找到吳禮,并向其送達了律師函,視頻顯示吳禮在該公司有獨立的辦公室,當時吳禮也認可在該公司工作。
二、從以上的事實可以認定,吳禮曾在A家化公司處擔任結構設計開發資深工程師,屬于掌握A家化公司商業秘密的員工,雙方曾簽訂《競業限制協議》與《補充協議》,對于吳禮離職后的競業限制時間、經濟補償進行了約定,內容是雙方真實意思表示,未違反法律規定,應為合法有效,雙方應當按約履行。
根據A家化公司提供的視頻與截圖顯示,吳禮確實于2018年5月10日起在B家化公司上班,而B家化公司是與A家化公司從事相同或類似業務并有一定競爭關系的企業,不管吳禮在該公司是天天上班或是一周去幾次,其行為均違反了雙方競業限制協議。
根據權利義務對等原則,吳禮應當返還A家化公司已支付的競業限制補償金以及違反競業限制義務違約金
最后,法院判決支持了A家化公司的訴訟請求,但對于違反競業限制義務違約金進行了調整(減少)。
 
Copyright ©2004-2017 上海奧智商務調查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內容: *
稱呼: *
電話: *
 
吉祥棋牌双阳麻将? 2013218期排列5开奖号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与开奖结果 彩吧论坛 福建十一选五技巧 pk10预测最准的网站 股票融资可以多少倍 魔力娱乐电玩城 吉林11选五开奖结果手机版今天 北京快三是什么彩票 时时彩自动投注挂机软件